分享好友 资讯首页 资讯分类 切换频道

红海危机对汽车船市场的影响远超想象

2024-01-28 14:24810国际船舶网国际船舶网

 

航运界网消息,挪威汽车船独立船东Gram Car Carriers ASA(GCC)董事会主席Ivar Myklebust在伦敦举行的Marine Money会议上表示,胡塞武装对商船的袭击导致30年来第一次没有汽车船(PCTC)通过红海/苏伊士运河。

30年来首次没有PCTC通过红海

他说,由于红海危机,通过红海/苏伊士运河的汽车船,从2023年平均每月90艘次降至目前的零次,所有主要参与者都改道绕好望角航行。

中国向北欧出口电动汽车推动了汽车船市场的繁荣。

2021年,每月约有60艘PCTC过境,2022年每月平均约75艘,2023年每月平均多达90艘。

他说,1月23日是“红海第一天没有PCTC过境,这是过去30年来从未见过的。

因此,这对供需平衡产生了重大影响。

Ivar Myklebust表示,在一个已经在使用包括集装箱在内的替代方法来运送超过十分之一车辆的供需紧张市场中,绕好望角航行为单程增加了10到12天航行时间。

这相当于需求增加了5-7%。

他说,这意味着“从某种意义上说,你有一个非常紧张和奇怪的市场的配方。

苏伊士运河的中断意味着运费上涨、交货延迟,以及整体不确定性的增加。

红海危机短期影响是“每一个负责任的运营商”都将重新安排航线。

挪威三大船东华伦威尔森(Wallenius Wilhelmsen)、礼诺航运(Höegh Autolines)和GCC都决定避开红海。

由日本邮船(NYK)运营的“Galaxy Leader”(2002年建造,5100CEU)是第一艘被胡塞武装劫持的船舶,该轮于11月19日被劫持。

Gram Car Carriers表示,情况可能会在短时间内发生变化,但“目前我们看不到有任何变化,因此我们不会让我们的船通过红海。

汽车船运营商必须为绕行买单

与此同时,与其他细分市场不同,由于超过80%的汽车运输受到长期合同的约束,汽车船运营商绕好望角航行所增加的费用很难转嫁给货主,可能需要汽车船运营商来承担。

通常情况下,较长的航行距离会导致市场运力减少,从而导致更高的运价,这最终还是会让运营商受益。

然而,与班轮公司相比,由于汽车船运营商的现货市场有限,增加航程和多消耗的燃料所增加成本,都需要他们来承担。

通常而言,就是与集运一样,只能通过增加附加费来对抗。

Wallenius Wilhelmsen执行副总裁兼首席运营官Xavier Leroi表示,“我们尚未最终决定实施附加费或提高运价。

这家在奥斯陆上市的运营商尚未最终确定附加费,以应对因避开红海而增加的成本。

Xavier Leroi表示:由于大多数船舶都签订了长期合同,Wallenius Wilhelmsen为应对航行中增加的成本所能采取的措施是有限的。

Xavier Leroi估计,绕好望角航行平均会增加9天的航程。

他证实,在现货市场运营的船舶也没有增加附加费。

然而,尚未实施,这并不排除将来会实施。

Xavier Leroi表示,绕好望角航行对船队运力产生了影响。

他表示:“我们试图通过提升船舶的航速来适应,我们正在与客户接触,研究如何进一步提高效率。

据悉,挪威Höegh Autoliners也没有引入额外附加费。

该公司表示,“正在系统地努力通过货物重新定价和可能实施的额外附加费来抵消(负面财务影响)

挪威独立船东GCC也不会受到额外成本的影响。

因为他们自己不运营船舶,而是以期租的方式将船舶出租给运营商。

GCC首席执行官Georg A.Whist表示,“我们之所以注意到这一点,是因为我们有船舶租约到期。

很明显,如果市场供需更加紧张,租金将更高。

他说,红海危机给本已紧张的市场带来了进一步的压力。

他说:“根据测算,我们看到绕行将占用5%的运力,因此这将使市场供需更加紧张,汽车生产商将更难按时将汽车推向市场。

这位首席执行官表示,除了用集装箱运送外,汽车船运力紧张的问题没有短期解决方案。

当Wallenius Wilhelmsen第一个决定改道绕行并完全避开红海时,这意味着会对运营商产生“显著”影响。

Wallenius Wilhelmsen执行副总裁兼首席运营官Xavier Leroi解释称,重新安排大约20艘已经在该地区航行的船舶的航线,意味着将损失了相当多的航行天数。

与此同时,还需要担心船上是否有足够的补给。

现在更多的是考虑这对运输能力的减少。

基于什么理由决定恢复红海航行是安全的?

Xavier Leroi解释说,尽管最初的改道绕行对Wallenius Wilhelmsen来说很有挑战性,但目前的情况的挑战在于其他方面。

比如说,将基于什么理由决定恢复通行是安全的?

Xavier Leroi说,“我们今天的主要问题是基于什么理由或方法来评估什么时候恢复红海航行是安全的……我们不知道……”

除了船员的安全之外,Wallenius Wilhelmsen还必须额外担心船舶的安全,因为特种船更容易受到攻击,而且影响更严重。

Xavier LeroiLeroi解释说,“对于PCTC,如果进水,我们无法关闭舱口。

所以PCTC被导弹击中的影响比任何其他船舶都要严重,说实话,严重的进水会导致倾覆和沉没。

这也是我们不冒任何风险的另一个原因。

举报
收藏 0
打赏 0
评论 0
 

搜船APP内阅读

让船舶交易更简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