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好友 资讯首页 资讯分类 切换频道

美国制裁加强,希腊船东撤出俄罗斯原油运输

2024-02-07 22:211420国际船舶网国际船舶网

在美国加强对运输俄罗斯石油贸易商和航运公司的制裁后,希腊油轮船东的“撤退”大幕拉开。

根据彭博社汇编的船舶跟踪数据显示,希腊船东旗下运输俄罗斯原油的油轮数量在 1 月份下降到仅有 8 艘。

这一数字显著低于去年5月份的 40 多艘以及下半年大部分时间的 20 多艘。

▲彭博社汇编的船舶跟踪数据

2月初,美国财政部发布了一份石油价格上限合规性和执行警示,详细说明了市场参与者规避该机制的方式,以及人们可以如何举报违规行为的信息。

警示称:“参与俄罗斯石油和石油产品贸易的多个实体和部门都可能出现非法活动,相关实体的合规程序不完善、不充分,可能导致违反价格上限。

行业利益相关者如果有证据表明相关油轮可能被用作影子船队的一部分,建议向相关主管部门报告所观察到的油轮销售情况。

▲美国财政部石油价格上限合规性和执行警示截图

希腊两家油轮船东高管在接收警示后不久表示,他们在评估形势时会小心行事。

根据海运圈聚焦追踪,希腊油轮船东的“大撤退”实质上从去年11月已经开始。

彭博社提供的数据也反映了这一点。

去年11月开始,希腊船只参与俄罗斯石油贸易的数量首次降至20艘以下,市场份额也大幅下降。

2022年12月,G7集团就将俄罗斯石油价格上限设为每桶60美元达成一致,并仅运输西方公司在低于价格上限的情况下为运输俄油提供保险和其他服务。

去年2月5日,类似的限价措施延伸至俄罗斯精炼石油产品,价格上限为100美元/桶。

但由于“影子油轮”船队的出现,价格上限制裁并未奏效。

美国财政部在去年10月上旬加大了对以超过上限价格运输俄罗斯石油航运公司、船只的制裁。

2023年11月中旬,该部再次向约30个国家的船舶管理公司发出通知,要求提供涉嫌违反西方对俄罗斯石油制裁的 100 艘船只的信息。

这一消息引发了部分希腊船东的恐慌。

三家曾积极参与俄罗斯石油贸易的航运公司Minerva Marine、Thenamaris 和 TMS Tankers立即拒绝了在 11 月及以后运输俄罗斯原油。

据悉,希腊船东旗下油轮已在俄罗斯太平洋码头装载并运往中国和印度买家的原油贸易中完全消失。

这些等级的原油,主要是 ESPO 和 Sokol 原油,交易价格高于俄罗斯旗舰产品乌拉尔原油,也远高于G7集团的价格上限。

Argus Media 提供的价格数据显示,在 2024 年的前四周,ESPO 的交易价格比价格上限高出约13 美元/桶。

在波罗的海码头装载的乌拉尔油比价格上限高出约 1 美元/桶。

欧洲市场原来几乎占据了俄罗斯波罗的海、黑海和北极地区港口每天 160 万桶原油运输量的全部。

失去欧洲市场后,俄罗斯几乎完全依赖中国、印度和土耳其(在较小程度上)的买家,这就需要更长的航程和更多的船只。

希腊船队的损失将给俄罗斯油轮和不断壮大的影子船队带来更大压力。

不过,这一空缺正被悬挂其他国旗的船只填补。

Windward AI 的数据显示,1 月份悬挂加蓬国旗航行的船舶数量增加了五倍,达到 100 艘,而 2023 年 2 月仅为 20 艘。

地缘政治风险咨询公司 S-RM 纠纷与调查主管Septimus Knox表示:“去年早些时候,美国当局对圣基茨和尼维斯船舶登记处施加压力,促使船舶运营商转向加蓬。

与此同时,也门胡塞武装对红海南部和亚丁湾航运的袭击使运输变得更加复杂。

所有从西方港口运往印度和中国的俄罗斯原油都要经过这一关卡,尽管胡塞武装称将保证俄罗斯和中国的船只安全,但至少有一艘装在俄罗斯燃料的油轮遭到袭击。

根据彭博社监测到的油轮跟踪数据,目前还没有运载俄罗斯原油的油轮改道避开红海南部。

这既包括俄罗斯国家控制的 Sovcomflot PJSC 旗下船只,也包括“影子船队”的船只。

举报
收藏 0
打赏 0
评论 0
VLCC船东,买新船还是守旧船?
据《劳氏日报》报道,与2023年相比,超大型油轮(VLCC)现货运价今年迄今下跌11%,5年船龄的VLCC价格上涨13%。

0评论2024-04-1068

 

搜船APP内阅读

让船舶交易更简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