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好友 资讯首页 资讯分类 切换频道

集运市场:2017“并”不容易

2017-03-15 21:14470国际船舶网国际船舶网

集运市场:2017“并”不容易

2016年“并”不平凡,中国远洋(股票)与中国海运、达飞轮船与东方海皇、赫伯罗特与阿拉伯轮船以及日本三大班轮公司的集运业务整合……不论是实践过的还是预期中的,也不论是合并还是吞并,其客观结果都是行业集中度得到显著提高,且留给货主的选择面日趋收窄——这在相当程度上帮助运价维持在合理区间。可问题是在全球贸易增长不利且今年集运运力大幅增长的双重利空因素下,单靠行业集中度来撑住集运这个盘子还是略显挣扎的。

既然提高行业集中度算是迈向景气的一条路径,那要不要再“集中”些?可是经历去年疯狂并购后,今年还剩多少可以鲸吞的目标?

目标一:以星航运

值得注意的是,根据截至2月1日的Alphaliner数据,目前全球班轮公司运力排名中第17位(万海航运)以后的班轮公司市场份额均不足1%,而巨头们则显得bigger than bigger。由此我们能看到的现状是区内班轮公司活得都相对滋润,而远洋班轮公司则较为捉襟见肘——这是与集运业距离创造价值的本意相违背的。

全球班轮公司中运力排名第16位的以星航运坐拥集装箱船(船型 船厂 买卖)65艘、约29.88万TEU,占据全球班轮市场份额约1.4%。其中,自有船6艘、约2.78万TEU;租船59艘、约27.10万TEU,租用运力占其总运力规模约90.70%,位居全球前二十大班轮公司之首。据了解,以星航运最近租用的一艘集装箱船为较新的3600TEU支线型船。

财务方面,以星航运2016财年报亏约1.64亿美元,同比重挫约2615%!账面上虽然令人触目惊心,但需要说明的是以星航运此前完成了一系列包括航线调整在内的自救动作。从趋势上看,去年三季度以星航运较2015年同期减亏约一半,而去年四季度则获得约460万美元的微利。综合2015年的数据分析,以星航运在2015年三季度出现约2700万美元的亏损后,财务方面未出现过令人信服的拐点——这也就是以星航运去年四季度盈利的可贵之处。以星航运CEO拉菲·达涅利将去年四季度的良好表现归结为卓有成效的航线规划及全局层面的成本降低。

事实上早在2014年以星航运就已经“识时务”地撤出了日后被证明是大泥沼的欧线市场,逐步将泛美航线作为自身的主攻目标——只是当时的思路不甚明晰。而随着今年早些时候增开的美西航线,其进一步加强在该地区运力影响的目的显而易见。意料之中的是份额之争必然带来运价之争,以去年为例,以星航运全年集装箱量增长约5.2%(综合考虑韩进海运破产等因素,尚属不错的成绩)。然而去年的综合平均运价约为902美元/TEU,同比有近两成的下降,高于行业平均水平,可以嗅出明显压价提量的气息。去年四季度,综合平均运价约为915美元/TEU,较全年平均为高,然而较2015年同期的988美元/TEU尚存较大差距。

谁会对这样一个以星航运感兴趣呢?

先看大局,“特朗普主义”的思路虽然尚未彻底明确,然而即便“美国优先”,以色列作为美国“核心盟友”的地位也毫不动摇。以色列虽然地狭民少,市场潜力有限,然而在特殊的强敌环伺的环境中,航运安全会较航运价值在更优先的位置。以星航运曾是受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冲击最早也是最严重的班轮公司之一,2013年完成约30亿美元的资产重组,股权结构分崩离析,有船东在意愿尚不明确的前提下被债转股。即便在这样堪忧的情况下,以色列政府仍长期对以星航运控股。

再看商誉,2013年的重组给以星航运的商誉曾带来较严重的负面影响。《航运交易公报》记者也曾“有幸”享受过以星航运的服务,但就这若干次服务而言,可以说是不敢恭维……唯一值得称道的是以星航运的运价一直都是相对较廉价的。

接着看市场份额,Alphaliner2月份报告显示,以星航运在远东—欧洲航线的周运力投入上已经跌出前15位。航线调整后,其在远东—北美航线的周运力投入上紧随地中海航运之后,位居第14位;运力规模较排名其后的阿拉伯轮船多54.71%——远东—北美航线上位居7——13位的班轮公司运力规模差距并不明显,故以星航运的市场份额对于吞并方来说显得尤其重要(见图)。

最后看对象,以星航运的收购方不出意外的话会来自2M,而地中海航运的可能性大于马士基航运。第一,以马士基航运的前几次收购来说,其对商誉的考量还是放在较为靠前的位置,以星航运在这方面有所欠缺;第二,不论是马士基航运还是地中海航运,此前都在美线资产收购上有所斩获,若地中海航运对以星航运收购,那么提升的将不仅仅是份额,而是联动和更多的可能性;第三,地中海航运与以星航运的经营策略上有类似之处,且此前有报道称两家的深度协作已有成功案例。

综上所述,地中海航运是以星航运最大可能的潜在买家。然而作为以色列航运安全的保障,建立在商业因素之上的其他因素还有很多——一切都需要结合以星航运今后若干季度的运作情况来看。

目标二:东方海外

在全球班轮公司运力排行榜上,东方海外雄踞第9位。东方海外营运集装箱船94艘、约56.42万TEU。其中,自有船54艘、约41.07万TEU;租船40艘、约15.45万TEU,租用运力占其总运力规模约27.38%。另有6艘2万TEU型船、约12.66万TEU待交付。

东方海外在远东—欧洲及远东—北美航线的周运力投入排名上分别位居第10和第8位,其各方面的现实价值毋庸置疑。

然而考虑溢价因素,预计该收购案需收购方付出约47亿美元,单就这点上来说,风传中的收购尚需多番拉锯。

综合判断市场风险和前景,班轮市场绝非是投资热土,原有的格局和模式亟待打破——马士基航运的区块链测试即是一例。集运业的规模效应将越来越成为价值外因素甚至累赘,革新技术的运用、新理念的切实履行等软性因素才会是企业的未来之路。

集运市场:2017“并”不容易

2016年“并”不平凡,中国远洋(股票)与中国海运、达飞轮船与东方海皇、赫伯罗特与阿拉伯轮船以及日本三大班轮公司的集运业务整合……不论是实践过的还是预期中的,也不论是合并还是吞并,其客观结果都是行业集中度得到显著提高,且留给货主的选择面日趋收窄——这在相当程度上帮助运价维持在合理区间。可问题是在全球贸易增长不利且今年集运运力大幅增长的双重利空因素下,单靠行业集中度来撑住集运这个盘子还是略显挣扎的。

既然提高行业集中度算是迈向景气的一条路径,那要不要再“集中”些?可是经历去年疯狂并购后,今年还剩多少可以鲸吞的目标?

目标一:以星航运

值得注意的是,根据截至2月1日的Alphaliner数据,目前全球班轮公司运力排名中第17位(万海航运)以后的班轮公司市场份额均不足1%,而巨头们则显得bigger than bigger。由此我们能看到的现状是区内班轮公司活得都相对滋润,而远洋班轮公司则较为捉襟见肘——这是与集运业距离创造价值的本意相违背的。

全球班轮公司中运力排名第16位的以星航运坐拥集装箱船(船型 船厂 买卖)65艘、约29.88万TEU,占据全球班轮市场份额约1.4%。其中,自有船6艘、约2.78万TEU;租船59艘、约27.10万TEU,租用运力占其总运力规模约90.70%,位居全球前二十大班轮公司之首。据了解,以星航运最近租用的一艘集装箱船为较新的3600TEU支线型船。

财务方面,以星航运2016财年报亏约1.64亿美元,同比重挫约2615%!账面上虽然令人触目惊心,但需要说明的是以星航运此前完成了一系列包括航线调整在内的自救动作。从趋势上看,去年三季度以星航运较2015年同期减亏约一半,而去年四季度则获得约460万美元的微利。综合2015年的数据分析,以星航运在2015年三季度出现约2700万美元的亏损后,财务方面未出现过令人信服的拐点——这也就是以星航运去年四季度盈利的可贵之处。以星航运CEO拉菲·达涅利将去年四季度的良好表现归结为卓有成效的航线规划及全局层面的成本降低。

事实上早在2014年以星航运就已经“识时务”地撤出了日后被证明是大泥沼的欧线市场,逐步将泛美航线作为自身的主攻目标——只是当时的思路不甚明晰。而随着今年早些时候增开的美西航线,其进一步加强在该地区运力影响的目的显而易见。意料之中的是份额之争必然带来运价之争,以去年为例,以星航运全年集装箱量增长约5.2%(综合考虑韩进海运破产等因素,尚属不错的成绩)。然而去年的综合平均运价约为902美元/TEU,同比有近两成的下降,高于行业平均水平,可以嗅出明显压价提量的气息。去年四季度,综合平均运价约为915美元/TEU,较全年平均为高,然而较2015年同期的988美元/TEU尚存较大差距。

谁会对这样一个以星航运感兴趣呢?

先看大局,“特朗普主义”的思路虽然尚未彻底明确,然而即便“美国优先”,以色列作为美国“核心盟友”的地位也毫不动摇。以色列虽然地狭民少,市场潜力有限,然而在特殊的强敌环伺的环境中,航运安全会较航运价值在更优先的位置。以星航运曾是受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冲击最早也是最严重的班轮公司之一,2013年完成约30亿美元的资产重组,股权结构分崩离析,有船东在意愿尚不明确的前提下被债转股。即便在这样堪忧的情况下,以色列政府仍长期对以星航运控股。

再看商誉,2013年的重组给以星航运的商誉曾带来较严重的负面影响。《航运交易公报》记者也曾“有幸”享受过以星航运的服务,但就这若干次服务而言,可以说是不敢恭维……唯一值得称道的是以星航运的运价一直都是相对较廉价的。

接着看市场份额,Alphaliner2月份报告显示,以星航运在远东—欧洲航线的周运力投入上已经跌出前15位。航线调整后,其在远东—北美航线的周运力投入上紧随地中海航运之后,位居第14位;运力规模较排名其后的阿拉伯轮船多54.71%——远东—北美航线上位居7——13位的班轮公司运力规模差距并不明显,故以星航运的市场份额对于吞并方来说显得尤其重要(见图)。

最后看对象,以星航运的收购方不出意外的话会来自2M,而地中海航运的可能性大于马士基航运。第一,以马士基航运的前几次收购来说,其对商誉的考量还是放在较为靠前的位置,以星航运在这方面有所欠缺;第二,不论是马士基航运还是地中海航运,此前都在美线资产收购上有所斩获,若地中海航运对以星航运收购,那么提升的将不仅仅是份额,而是联动和更多的可能性;第三,地中海航运与以星航运的经营策略上有类似之处,且此前有报道称两家的深度协作已有成功案例。

综上所述,地中海航运是以星航运最大可能的潜在买家。然而作为以色列航运安全的保障,建立在商业因素之上的其他因素还有很多——一切都需要结合以星航运今后若干季度的运作情况来看。

目标二:东方海外

在全球班轮公司运力排行榜上,东方海外雄踞第9位。东方海外营运集装箱船94艘、约56.42万TEU。其中,自有船54艘、约41.07万TEU;租船40艘、约15.45万TEU,租用运力占其总运力规模约27.38%。另有6艘2万TEU型船、约12.66万TEU待交付。

东方海外在远东—欧洲及远东—北美航线的周运力投入排名上分别位居第10和第8位,其各方面的现实价值毋庸置疑。

然而考虑溢价因素,预计该收购案需收购方付出约47亿美元,单就这点上来说,风传中的收购尚需多番拉锯。

综合判断市场风险和前景,班轮市场绝非是投资热土,原有的格局和模式亟待打破——马士基航运的区块链测试即是一例。集运业的规模效应将越来越成为价值外因素甚至累赘,革新技术的运用、新理念的切实履行等软性因素才会是企业的未来之路。

举报
收藏 0
打赏 0
评论 0
集运合并收购大潮或在2018年消退
网络货代公司iContainer认为,集装箱板块通过合并和收购实现整合的趋势将在2018年有所放缓。整合趋势将转向货代行业,合并收购的谈判将越来越多。iContainer销售和运营副总裁Klaus Lysdal表示,“在我看来,承运人近期不会再有什么动作了。我没看到哪家大公司形势堪忧。现...

0评论2018-03-01705

集运市场迎新一轮造船竞赛
在今年的半年报中,中远海控就在投资活动中公布了自己的在建船舶情况:年初已为20艘在建集装箱船(船型 船厂 买卖)舶支出 26.95亿元,并从中远海发所属相关公司购买了14艘在建船舶,支出14.30亿元。一纸公告使一家大船东的造船计划浮出水面。中远海控10月30日晚间发布公告,拟非公开发行不超过发...

0评论2017-11-01494

SeaIntel呼吁加快落实冬季运力调整
近日,丹麦海事咨询机构SeaIntel Maritime Analysis警告称,今年第四季度,集装箱运输公司在主要的东西贸易航线上将面临巨大的供应过剩风险,除非他们加快落实冬季运力部署的调整。在过去5年间,每到第四季度,集装箱船(船型 船厂 买卖)运营商通常会将亚欧贸易航线上的运力减少6.6%...

0评论2017-10-12756

集运市场乐观预计2019年底供需平衡
自去年下半年开始,全球集装箱运输业呈现回暖信号,大多数船公司亦逐步实现扭亏为盈,而近日达飞海运及地中海航运均确认建造新船一事,引发了业内对于运力过剩的再次担忧。而据路透社报道,法国航运咨询机构Alphaliner对全球集装箱海运市场供需状况做了相关分析并表示,乐观预计2019年年底,集装箱海运市场可...

0评论2017-09-29141

德路里:7大船公司将主宰未来集运市场
根据世界知名航运分析机构德鲁里的分析,未来集装箱航运市场将由几大寡头垄断。德鲁里表示一旦近年来航运业所有兼并收购事项完成,将只有7家船公司的市场份额超过5%。德鲁里统计,这一趋势将会使未来集装箱航运市场转变成一个由少数几家船公司掌控的市场,即所谓的寡头垄断。德鲁里指出,对于船公司来说,发展情况主要将...

0评论2017-09-28850

 

搜船APP内阅读

让船舶交易更简单